铜钱

关注了就不会取关。

总有人要标对家的tag呢,你讲真的不怕被打吗。

你楚少你路哥

@久未居

十分潦草的生贺。提前生快!

路明非刚上初二下半年时,以一个充满英雄风范的零鸭蛋臭名远扬,隔壁班的小女生们叠罗汉似的尖叫路哥脸长的好,路哥不被成绩压弯腰。

对此,教导主任采取了面壁的教育方式,让路哥在学校大门口背光站了一天。

楚子航刚上高一,人帅能打,成绩也好,女生们在老师面前喊楚少最帅,楚少最好。

于是楚少步伐如风地从她们面前走过,一个余光也不分给她们。

两个学校,两个传奇。

逆着风的光芒险险擦过,一束背光,一束仰天。

路明非不是成绩不好,他在初一时是个好学生。不是个苦读圣贤书的典型好学生,是个骨子里拧着股倔强的叛逆因子的好学生。

他脸好,人也好——主要是因为不愿被别人试探的呆怂气质,把班里的人际关系处理的丝丝分明。

老师和同学看来,路明非是个偶尔犯错的好学生,靠谱。

仅仅如此。

果不其然,到了初二,家里父母借口出差把路明非单独在家里放了一学期,一到下半年,路明非说变脸就变脸,开学摸底考的名次从年级前五直滑到了一百名开外。

滑的比小孩儿玩滑滑梯还快,连摩擦的声音都没有。

老师信不过,叹了口气摆摆手道,寒假玩疯了吧?下次考好点,争取回到前五,不要辜负老师和父母对你的期望啊。

路明非心不在焉地点头,眼睛却一直瞟着腕上的手表,满脑子都想着晚饭吃什么,待会儿打什么游戏的副本。

总之是被一大群有的没的给糊住了,干巴巴的就快结了印子,老师的话根本一个字都没进脑子里去。

刚开始路明非把表现拿捏的格外收敛,总是一副低眉顺目的书生样,准时上课,准时回家,一个人把作业认真做了,再用空余时间打打小游戏。

后来唯一两个镇的住路哥的人出差去了,路明非自知管不住手,便开始严格控制自己的作息时间,规规矩矩的跟个机器人似的。

可期末结束,全部崩盘。

路明非在一段时间里被压的死紧死紧的,心想着也可以放松一下了,便通宵打游戏打副本,家里的泡面桶堆的成了一座臭山,偶尔闲着无聊便草草地清理一下。

路明非在网上认识了个人,别人叫他赵爷,于是路明非也跟着瞎叫。赵爷说晚上组团就是晚上组团,赵爷说去修仙就去修仙,语气粗犷的很,也狂的很,简直是游戏界的一个土匪子王。路明非心里对他不屑,但奈何赵爷人缘广,便只好默默地潜水,随波逐流。

人贵有自知之明,路明非大概就是寥寥无几的人中的一个。

他摸清楚自己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放浪不羁后,愣了几天,自暴自弃地想,算了,就这样吧。

转过念来又想,这样对老师多不好意思。

在学校里,老师还把他当成一个好学生,在班级了高高地捧着,捧得越高越好,也不怕摔的粉身碎骨。路明非却一心向往着当网管打游戏的不上进生活,还在心里默念了许多遍“我不是好学生”。

毕竟好学生都前途无量,光芒万丈,一路走过去都踩着别人的目光,哪会像他那样心甘情愿去妄想当网管的生活。

一学期都浑浑僵僵,路明非却意外地捡着了一个三个月的交换生名额。

路不远,是一个城市的学校。

从他这个小镇的初中走到那所高级学校只要半个小时有余。

高级学校是住宿制,路明非在临走前犹犹豫豫地看了好久那堆光碟,还是没把它们带走。

但没想到住宿制里还裹了层“自由”的校规,每个宿舍一人,人手一台电脑。于是路明非早上正常上课,晚上一回宿舍便原形毕露。

但估计是路明非的好运气都流水似的溜走了,最近他一玩游戏便是一个血淋淋的惨败。

路明非最近发现了一款新型象棋游戏,玩了没几天便混到了全服前三,顶了个“明明”的人妖id整天在游戏里悠然自得地虐菜,周围的人一概知道路明非是个强人,便也整天跟在明明后面看他虐菜。

路明非第一次惨败是败在游戏玩家的手里。

对面的id是“村雨”,还没过几秒就给他杀气腾腾地来了记将军,路明非见状不妙赶紧跳格,结果误入狼穴,对面的小卒一跳格子便把路明非的整盘给翻了。

顺便还不经意地掐掉了路明非对游戏刚刚萌生起的一丝希望。

周末放假,路明非万般无聊地在学校里乱转,不料昏头昏脑地转进了高中部,还撞上了一个帅哥。

路明非暗叫糟糕。

学校有个规定,初中部与高中部不得互相往来,不得跨进对方的区域。

沉默片刻,那帅哥问:“初中部的?”

路明非小鸡啄米地点头,帅哥道:“再往前面走几步可以翻墙出去,你快走吧。”

路明非按帅哥说的做了,果然墙上有一处缺口,路明非扒拉几下便跳了出去。走前他站在墙头回头看了帅哥一眼,帅哥夹在几个女生的脸红中走了过去。

一句话都不说。

路明非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在小初中的日子,似乎也是这样的。

只不过一个逆光,另一个仰光。

路明非不禁多看了几眼,突然觉得自己老了。一个词在路明非的心中跳动了许久,终于盘旋着在口中慢慢升腾而起。

——老掉牙的“青春”。

后来路明非还是挑怒了一个多金少爷,赤手空拳地跟别人打了一架。事后,班主任对着满身创口贴的路明非问:“你知不知道你人好脸也好?”

路明非垂着眼帘。

班主任道:“那你知不知道有人说你前途无量,光芒万丈?”

路明非一抬眼,感觉自己满腔无意义的热血被凭空泼了凉水。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上了大学后还能再看见楚子航。那时正要参加象棋比赛,楚子航没穿校服,头发比以前长了少许,这点细微的距离隐隐露出了当年的一眼。

楚子航问:“还好吧?”

路明非道:“还行还行。”

岂止是还行。路明非已经对当年毫无触动,像被束了钢圈一样老老实实地开始发芽。

楚子航稍稍一颔首:“那行。”

说完便把棋盘铺在了桌上,路明非慢吞吞地开始摆棋。摆完了,楚子航出手凌厉,次次杀招。

路明非输了比赛,他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楚子航问:“大学毕业后你打算干什么?”

路明非笑了笑:“当网管吧。”

心中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楚子航和路明非其实是一类人,手装日月心有热血。

只不过一个背光,一个仰光。

                              

【楚路】平山海(1)

 暂时代发联文,这一棒 @叶清粥

下一棒是我……嗯对,我。



  大抵是这些天一直阴阳颠倒,门前四季开的茂盛的花花草草要蔫不蔫地耷拉在那儿,楚子航前几天刚布好阵,就捡了个在路边讨饭的小乞丐回来,从书阁里翻出一本带注的《清心经》扔给小乞丐就进门调息去了。

  小乞丐可怜兮兮地望望天,看看花,一脸茫然地看看面前给一遍蔫掉的花一般无二的书。

  过了两三个时辰,楚子航起来打开竹窗看了眼,小乞丐抱成一团发呆。他颤巍巍地扭过头看了眼楚子航,终于开口说了话:

  “我不识字……”

  楚子航不应。

  小乞丐方才一扭头,本就松散的衣服被拉下去一些,露出里面一点黑胎记。楚子航留了神,这胎记似圆非圆,扁扁的像颗黑胡桃,浅淡地像层随意涂抹上去的墨水,却偏偏就是小乞丐货真价实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胎记。

  楚子航略略移开目光,问:“可有姓名?”

  小乞丐想了想,摇摇头,又点点头。

  楚子航:“……什么?”

  小乞丐:“我只记得我爹姓路。”

  路?楚子航漫无边际地想,这姓倒和这小乞丐挺合。

  轰隆隆的一声,闹的人心惶惶的日夜不分终于是触动了老天爷,一声响雷直落在楚子航屋后的山顶上,小乞丐吊着一口气,竟活生生被这声来势汹汹的雷吓晕了过去。

  楚子航让道童先把园子的大门关了,再亲身打了桶温水指了个徒弟帮着小乞丐洗浴。半晌,院子的半掩竹门被推开,气喘吁吁的徒弟半死不活地领了被清洗干净,换了套青道服的小乞丐进来。

  小乞丐没洗前五官模糊不清,脸上黑一团白一团,黏在一起也不分是尘土还是粉脂,如今一洗,舒眉杏目,倒也称得上丰神俊朗,只是眉宇间带着股怯怯的味儿,把一张好面皮给硬生生地毁了。
 
  还没等楚子航开口,小徒弟就撕心裂肺地开始控诉:“师父!这个小乞丐岂有此理!把我四师哥门前第九只笼子里的八哥给放了!”

  楚子航一句话噎在喉咙口,要进不进,要出不出,好生尴尬,便无奈地转了话锋,道:“让你四师哥把昨天的一叠避水符先交了。”

  小徒弟轻快地领了旨,扯了把门边的小甜花塞在嘴里,便飞奔过去大呼小叫地喊不知道飞哪去浪的四师哥交符文了。

  小乞丐站在门边眼巴巴地看了看门边的小甜花,有看了眼站在静室门前的新认的师父,大气也不敢喘。

  楚子航刚被平日只会嘻哈玩闹的小徒弟闹过一番,头稍微有点疼,招了招手让小乞丐过来。

  小乞丐不敢不依,啪嗒啪嗒迈着步子过来了。

  楚子航道:“你是不是说过你徒有姓虚有名?”

  小乞丐连忙点头。

  楚子航随意道:“既然如此,就叫你‘路明非’罢。”

  立在一边的小道童听了这名字脸都绿了。

  明非?这是要他前程坦荡光明还是要他做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尊?!

  楚子航轻飘飘地瞥了眼道童,一眼如刀,唬的道童立马正了神色,垂眸低头继续修建门前的柳树。

  小乞丐没文化,没读过书,得了个名字倒是挺高兴,口里念念叨叨,一抬眼就满是对楚子航的崇拜,就恨不得把他捧上天了。

  楚子航出了自己的住所门,小乞丐便也跟着出去了,原本一歪头只是想看看门边的那把小甜花,结果不经意的一抬眼,就注意到了上面的一块匾额。

  随行的拿着扫帚的道童解释道:“这是四师哥给掌门写的字,本来要挂在静室里,但掌门不肯,撕了也不好意思,就装起来挂在上边装一块匾额了。”

  纵使路明非不懂字,但也是能从字里行间稍稍看出这四师哥约莫是个放浪不羁的人,便问:“这上面是什么字?”

  道童答:“檀香。”

  路明非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匾额,由着楚子航把他领到了一处竹林,指着中间的小院道:“今后这便是你的住所。”

  道童把路明非领到了里面,这处院子胜在清雅,又弱在人迹罕至,里边多多少少落了些灰,道童推开门便被里边一阵飞尘给呛住了。这座院落的匾额挂在静室里,题字“五海”,道童意思意思帮着路明非也清理了一下这块匾额,刚擦完便“咦”了声:“无海?”

  路明非忙问:“这两个字怎么了?”

  道童道:“问题倒是没有……只是记得这院子以前的题字是由四师哥写的‘苦海’二字,如今这字迹却像是掌门写的……”

  这院子清理干净也费了不小的功夫,道童把静室里的匾额挂到了外面的大门上,这段时间道童和路明非也算是互看顺眼,一直帮着掌门干事的道童悄悄道:“告诉你个秘密。”

  路明非赶紧把耳朵凑上去。

  “你床板下边是有几块木板可以搬动的,里面是一间藏书阁,零零碎碎夹起来大概也有五百多卷,要是想识字看剑谱你可以去里面。”道童笑嘻嘻地眨眨眼,当做自己什么也没说的拎着扫帚跑了。

  路明非依言,搬开板子见里边黝黑一片,壮胆望了几眼,无边无际,从里面刮出来几阵冷风,冻的路明非身上一毛。他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便把床移回去,两眼一闭倒头就睡。

  直到第二天,路明非才知道来时声势汹涌的“四师哥”到底是何许人也。

  生岁园里专门有个用来诵读的小斋堂,外边装模作样地在右上角刻了行大字“知之堂”,左边歪歪扭扭刻了行有些令人忍俊不禁的小字,不要脸的气味直捣苍穹:

  “爱听不听,听来无用。不如不听,倒福不祸。”

  路明非听了一边的伴读小童面无表情念完了这行要多丑有多丑的字,一下子被这无理取闹,狗屁不通的大道理给震撼了。

  只能用三字形容。

  不要脸!

楚子航看了眼这行字,面不改色地捧了摞书卷步入斋堂。后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嗓音,说好听点叫轻佻风流,说难听点就是猥琐:“写得不好?”

  书童觉得自己毕生的礼仪都被面前这个人给吃了,便自暴自弃地超那发话之人翻了个白眼。

  路明非有些不在状态,连个侧脸都不给后面苦哈哈的四师哥看看,头也不回地步入斋堂,给四师哥留下了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弟子背影。

  楚子航等四师哥进来了,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芬格尔。”

  四师哥“诶”了声:“我在!”

  果不其然,下一句话就是:“避水符呢?”

  芬格尔暗道声“苦也!”,表面却是一副天高云淡看破红尘的神棍样,理直气壮道:“钻研自家门派的剑法去了,没画。”

  本以为楚子航会道声“罚抄规训三遍”,这次却只听楚子航“嗯”的应了声,扭头向好弟子模范路明非道:“芬格尔,你四师哥。”

  芬格尔:“……”

  这个不冷不热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他终于是要从叱咤风云的太子沦落到失宠的老太监的地位了吗???

  只见路明非点点头,端正道:“四师哥好。”

  芬格尔僵硬地回了声“师弟好”,坐到第二排的位子上去,心里暗道,怪哉!

  这着实也不怪芬格尔。自从楚子航当了生岁园的掌门,整天东捡一个西凑一个,满园子都是从各地带来当个小徒弟养的愣头青。楚子航本身已踏入剑之神域,元神醇厚,却偏偏在管理方面力不从心,近几月带回来的徒弟要不是只会撒泼撒野,要不是就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

  而此番的小乞丐大有不同。相貌端正,看着也清廉。这不会是楚大掌门从别的世家里拐来充做小乞丐的小公子吧?!

  不论芬格尔内心如何波涛汹涌,却不想路明非刚才那样子不是装也不是真,只是在他发呆之际听见师尊叫他下意思地应了一声。

  ……仅此而已。

  过了会儿楚子航便开始讲《清心经》,斋里不知有谁偷偷点了香炉埋在桌下,烟雾袅袅地竟也没人察觉,斋里一片昏昏沉沉,东倒西歪人仰马翻,芬格尔硬睁着眼打瞌睡,前排的路明非差点也屈服于后边的瞌睡势力。

  外面绵绵地下了雨,空中破开了一口阳光,零零碎碎地按在地上,阴阳颠倒几日,龙气终于是调转过来了。

                               TBC.

这篇文慢热,我写总是没有感情线,阿亦写……嗯,大概也没有(顶锅逃走)

【楚路】鸟毛

出神地望着穿了新衣服的妖刀姬,不禁想起了我半根都没摸着的鸟毛。
以及, @一碗粥 谢谢dalao今天给我抽出的三星胖次姬并且给我在一天内升了六星满,感动。还有,你快更新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段子,日常防雷预警。




路明非是个非酋,整个寮里以白狼做爸爸,金光闪闪爆伤一万的ssr一只也没有,sr只有三只,一只是白狼爸爸,第二只是清姬,第三只是红叶。

r有很多,据他说要是r互喂,别说六星满级,七星八星九星满级他都能给整出来。r中的最强,以ssrrrrrrrr著称的自然是“叮”一下爆伤两万的萤草。

这天,路明非去走访各家,身上欧气非气沾了一大把,回到寮里,山兔跳过来递出一张蓝符,说是诺诺早上来带着他们打了几局麒麟爆出来的。

路明非十分感动,为了表达他对崽们深沉的爱意,他把寮里大的小的式神都叫到了樱花树下,严肃庄重的围观他召唤式神。

路明非画完符,迅速爬到了一边,默念召唤咒语,见符咒紫光大振,明明暗暗,呼啦呼啦地想,瞬间月破云出,觉扛着狼牙棒说,我怎么觉得这次要出ssr来。

清姬吐了吐蛇信子纠正觉,ssr应该是橙色的光,大概是特别厉害的sr吧。

话音刚落,见符咒迅速化为粉尘飘忽而去,待路明非看清那紫光中的式神后,不禁咬起了舌头,说话立刻变得结结巴巴。

“姑……姑?!”

“嗯。”

“厉害了我的哥!!!这这这这这是姑……姑……姑获鸟!!!”

站在一旁围观的式神听见这一嗓子,立刻兴致勃勃地挤上来围观这一新召唤出来的姑获鸟。

在这一奇妙的夜晚后,寮里的老大哥、扛把子好像并不是白狼了,而是这只有一米长短的小新人姑获鸟。

第二天,路明非就准备给这只姑获鸟取一个别具一格的名字,那姑获鸟把伞剑一收,认真地想了想,说,我就叫楚子航。

路明非好像有点失望,他说,这个名字好普通,好大众流。楚子航道,记起来容易就行。

夜里,路明非带着白狼萤草山兔打火机等一众老大哥背着楚子航去刷了一通御魂塔十层,一通觉醒塔十层,硬生生地让大蛇与麒麟跪着献出了整整六位的辣眼睛的六星爆伤针女和姑获鸟觉醒的必备一水儿材料,又去攒了几张皮肤券,给萤草与白狼买了新衣服,平息了扛把子的不平之气后,便兴冲冲地跑去找楚子航了。

路明非说,崽,明天早点起来,给你觉醒。

楚子航说,好。

次日,路明非就给楚子航觉了醒,又用不知道哪找来的红白黑蓝蛋伺候了一整个下午,装上了一身红闪闪的+15六星爆伤针女,便激动地跑去斗技了。

对面是兰斯洛特,带着五只ssr。路明非一脸认真的指着那些ssr对楚子航说,崽,那些式神往死里打。楚子航一言不发地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

这次斗技,路明非带了有史以来的最强扛把子阵容——至少他认为是这样的。

第一个,萤草,“叮”一声,暴击,一号位的式神变成了小纸人。

第二个,白狼,暴击,二号位变成了小纸人。

唰唰过了两个辅助,楚子航依旧一言不发地冲上去。

伞剑!飒飒飒飒飒飒飒……

路明非在后面喊:“楚子航回来!已经赢了!”

楚子航不情不愿地归位,难得主动扭头对路明非说:“我还没飒够,可他们就都已经死了。”

路明非说:“因为你厉害。”

楚子航若有所思:“他们血好薄。”

路明非说:“嗯。”

后来,红叶说,姑获鸟要出新衣服了。

路明非想了想,扔了几个黑蛋给还是一脸懵逼的楚子航,带着扛把子去副本里逍遥快活去了。

楚子航闷闷不乐,他觉得路明非肯定是不喜欢自己了,越想越难过,寡寡欲欢,红叶托着脑袋在一边看着他啃黑蛋,觉得他可能是得了相思症或者抑郁症,自觉有趣,于是抛开楚子航一人兴冲冲地去屋内脑补这场相思大戏了。

又是几天后,一身灰尘败土的路明非一众人拿着个大袋子进了寮,白狼说,你赶紧去。

路明非呆了大半个小时,还是啪嗒啪嗒去后院找楚子航了。

楚子航还在练习飒飒飒,路明非就抱着袋子爬到树上看,越看越养眼,等楚子航收了伞剑,在一边呆呆地看黑蛋,路明非就从上面跳下来,支支吾吾道,你……你的新衣服。

楚子航见自己想了几天的人突然从天而降,更是懵逼。路明非看楚子航顿了几秒还不接呆子,干脆就从袋子里抽出衣服扔在了楚子航脑袋上。

楚子航把衣服从脑袋上扒拉下来,看见路明非的耳根有些薄红了。他看一眼手中的衣服,干脆利落:“我不要衣服。”

路明非生气:“我辛辛苦苦帮你打了这么多天,你还不要?”

楚子航改口:“要衣服,也要你。”

路明非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END.

没了。

突然想起来姑姑鸟是……女的哦。

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