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钱

@揭短一处
叶厨

评论区居然还有骂别人杠精的……全评论区是只有她一个人骂人了,是没素质本人,嘻嘻

【安利向】胖友,你听说过旧剑吗?

真滴苏啊————

一碗粥:

旧剑他有辣————么苏!!为了你变成月厨呜呜呜呜呜


朗白:



盆友,你听说过亚瑟王吗?男的亚瑟王哦(重音)来来点进来看一看了哈,不帅不要钱 (。・`ω´・)




新人吃粮老人加餐,现在就开始~




 




姓名:亚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




其他名称:旧剑、男saber、saber原型




职阶:Saber




所属地:不列颠(欧洲)




出场:苍银の碎片(第一次圣杯战争)、Fate Prototype(第二次圣杯战争)




Master:沙条爱歌、沙条绫香




CV:樱井孝宏




宝具: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外观:金发碧眼的俊朗少年,因为拔出石中剑后时间停止,所以始终保持着少年形态。




 




在蘑菇的原设中,亚瑟王原本就是男性,Fate也是是男saber与女master的配对。后来考虑到种种原因,几经修改,最终完本时,出现在观众们眼前的是吾王与士郎,并且广泛沿用了N年。




“这家伙把我的saber变成了女人”——BY怨念无限的蘑菇




 




但是随着近期FGO中旧剑的实装,这位最初的亚瑟王再一次华丽的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












那么他都有着哪些属性呢?




 




【软】




提到旧剑,第一个画面想到的就是温柔好脾气的邻家大哥哥,风度谦逊正直又不死板的传统骑士(•̀ᴗ•́)و ̑̑




在旧剑脸上,很少出现吾王那种严肃正经的不服输表情,最多的则是微笑,温柔友好包容成熟的微笑,苏苏软软白马王子,化遍少女心。









想及这样温柔好脾气的亚瑟,却被梅林一脚踹出家门【少年啊去完成拯救世界的奇迹吧】,不由自主让人质疑起他在圆桌骑士圆桌食物链)中的地位…………隐隐有种万年厨娘+被众人搓揉的既视感呢(才没




好吧顺带兼任王职。




尽管身为国王的威仪碎成渣渣,不过顶着那张年轻阳光俊朗翩翩的少年面孔,这位国王无论怎么看都更适合被称为王子sama ≖‿≖✧




 




对此高文裂墙表示不服:你们不要被他给骗了,象征着太阳骑士白马王子的人是我,论辈分亚瑟是我叔叔~~(被拖走)




 




王子,暖男,绅士,除了角色原有性格,这个属性考哥还可背一半的锅。




在某个saber主题的广播剧里,旧剑作为全场唯一(且品质俱佳)的男性,分分钟遭到其他五颜六色的女性saber围攻,各种软萌被欺负,在被(强行)拉入某个恶搞企划恋爱游戏时,旧剑甚至无助的哭喊“救我!梅林Q口Q




梅林心累.jpg_(┐「ε:)_    _(:3 」∠)_ 




 




【绅士】




这个属性,要得益于骑士精神所要求的尊重爱护女性以及包容风度,不过鉴于旧剑说过自己【不擅长取悦女性】,所以应该只是按照骑士的标准来进行自我约束。




在爱歌和绫香身边,他是彬彬有礼无微不至的守护骑士,不会过近而冒犯,也不会过远而疏离。面对女性和孩子,他首先会放低自己的身段,以谦和又不失恭敬的姿态包容对待。




敌人的孩子也会救。




敌方的女士也会以礼相待。





在这一点上亚瑟做得堪称完美,这种绝对的自我约束,与FZ中的刷哥十分相像。




他会为了爱歌的请求礼貌的回应亲吻,也会在爱歌沐浴时尽职的守在门外,无论爱歌怎么挑逗吸引,都坚守本分不踏入主人领域一步。(是不是与公主私奔16年都坚持不碰王的女人的刷哥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以说骑士精神与绅士风度早已融入骨髓,成为他的本能。




 




【人妻】




在苍银中,因为爱歌无微不至的照顾而不得发挥,在FP中却有了机会大显身手。如果说红A身上强调的是家政力MAX的话,那么亚瑟的人设上强调的则是厨艺MAX。




 




官方不止一次的强调,旧剑和围裙、平底锅还有锅铲到底有多搭配。




 




不同于吾王的端碗坐等开饭,亚瑟通常属于在厨房做饭的那一个,脱了铠甲系围裙,下了战场进厨房,身后一群圆桌骑士挥舞着叉子嗷嗷待哺。




 “王,还没开饭吗?”




爱烹饪,并且(自称)擅长烹饪,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是个英国人




虽然自己拥有6人份的食量,但是好在亚瑟能吃还能做,完全自给自足,顺带还可兼顾他人(绫香与圆桌骑士都长时间品尝过亚瑟的美食)。味道什么就不要强求了,重要的是量大管饱,份大管够,因为他每次都是按照自己的食量(6人份/位)去备餐的。




 




一句话概括,作为红A的原型,旧剑的保姆力怎么也得是妈级别的。




这个真不是吹,官方漫画中,系着围裙、煎着鸡蛋同时不忘唠叨说教的旧剑,直接被绫香吐槽是“老妈子”。




 








【战斗状】




什么?进入战斗了?上面的属性统统踢开。




一旦进入战场,他就是一位真正的战士,全力以赴,专注而锋锐,强悍而无以匹敌。




职阶是第一位的saber,传说是古不列颠最富传奇色彩的亚瑟王,圆桌骑士的首领,拥有湖之仙女的祝福,拥有王者圣剑Excalibur,传奇的圣剑使。




 






与吾王不同的是,旧剑的胜利誓约之剑Excalibur是被“13拘束”束缚起来的,正常情况下属性C,束缚解放后为EX。这个束缚需要通过13位圆桌骑士的认可才能解放,至少通过半数承认,才可解放圣剑。




 




即:Seal Thirteen Decision Start圆桌会议开始,十三封印解放——




凯:这是为生存的战斗




贝狄威尔:这是与强敌的战斗




加雷斯:这是不违背人道的战斗




阿格拉文:这是与真实的战斗




兰斯洛特:这不是与精灵的战斗




帕拉米迪斯:这是一对一的战斗




莫德雷德:这是与邪恶的战斗




加拉哈德:这是没有私欲的战斗




亚瑟:这是拯救世界的战斗




??:这是荣耀的战斗




??:这是与勇者并肩的战斗




??:不得向心善者挥剑




 




↑↑↑这就是著名的点名梗。旧剑放大招之前,先要对圆桌骑士挨个点名,是否认可束缚的解除。王在开会的时候不管干什么都要立刻回复,点名不到的请自觉退群




So每次玩家们带着亚瑟刷狗粮,就意味着圆桌骑士们要被亚瑟夺命连环call一整天,嗯……( ̄y▽ ̄)




 




在手游Fate Grand Order和Fate Prototype中,出现的都是6位认可的束缚解放。目前尚未出现13道束缚全解的状态。解了会地球毁灭吧




 




【超越天然呆的天然X】(Fate Prototype旧剑专属)




天然呆这一属性是KOHA✩TALK广播剧中恶搞轮船上的杀人事件时,绫香对旧剑的吐槽【早就发现你天然呆了没想到你是比天然呆更天然的天然X啊!】某些地方产生类似吾王的天然属性。




 




【调侃腹黑?】(Fate Prototype旧剑专属)




对男性only属性,最著名的一次就是被Lancer长枪捅穿的时候还不忘调侃旧狗。对女性就变得温柔又客气了,几次说绫香其实都是在变相的开导,要她不要逃避(参考现在凛与红A的相处)




 




旧剑の资料(粮食)




《苍银の碎片》1—4卷(建议看书,实体书的翻译更规范准确,网络版有缺漏)




《苍银の碎片》观后感:http://yundandan7.lofter.com/post/1cf5a39b_eb33c6f




Fate Prototype预告片/幻想嘉年华第三季特典(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970/




Fate Prototype故事、人设、脚本和作者访谈(https://www.gn00.com/t-32935-1-1.html




型月广播剧KOHA✩TALK(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91526/)《==这是网友自制翻译版,虽然是生肉但是很好听懂,因为里面唯一的男音就是旧剑。




Fate/Prototype广播剧CD(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3167/




 




最近一直在看苍银,最后再单独总结两句《苍银の碎片》中的旧剑(´・ω・`) 因为很多亲对苍银中的旧剑抱有误解




作为一个旧剑厨,我可以很负责的说,他有那——————么好,就是用完美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他会因为主人的天真行动而担心劝慰,他会在敌对的立场下谦让女士,他会在刀光剑影中主动救下敌人的孩子,他会为保全毫不相干的人的性命赴汤蹈火全力以赴……




 




在Rider以毁灭东京为威胁邀战三骑士时,只有他一个人英勇应战,用Lancer的话说,这就是个迫不及待去送死的傻瓜。尽管爱歌一遍遍的说【那些人与你何干为什么要救他们】【太危险请你不要去】,但他还是执意一拼,明知不可能也要全力以赴。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Archer问Lancer:你知道那个家伙为什么(明知送死)还只身赴战吗?




Lancer说我知道啊,因为他就是那种人。




无关圣杯,仅此而已。




 




一场圣杯战争,无论敌我都仰望着他的背影,叹颂着他的光辉,崇拜着他的圣洁,为他无愧于传说的英雄灵魂而倾倒。对此,其他英灵都不禁询问过他同一个问题:你究竟想对圣杯许什么愿望?




 




在他们看来,这位生时仁民爱物、死后亦高洁无双的苍银骑士,根本就与【欲望】这种凡俗肮脏的东西不搭边。越是崇拜他的灵魂,就越是对他受圣杯召唤这件事感到无法理解,毕竟只有心有所求的人,才能与圣杯共通。




 




然后他的回答是,拯救故国。




 




Caster在听到这答案后恍然大悟——那是一种从天堂降至地面的恍然,原来所有人都错了,一厢情愿的把他当做圣人,可无论多么的接近神,他都不是神,而是一个怀揣着悲绝夙愿的亡国之君,甚至都【不是正义的一方】。




 




仅仅一介凡人而已,表面光鲜,内里早已被欲望腐蚀殆尽。




 




早在圣杯之初,他就拥有【不惜玷污双手也要夺得圣杯】的深刻觉悟,但是真正到了战场,他又被自己的信仰和灵魂驱使,做出种种磊落高尚的举动。有人觉得这是虚伪,其实说到底只是本能罢了,毕竟觉悟和欲望才是强加的,他的本质原本就美好到令人侧目。




 




只是这样一来,苍银中的骑士王也就显得可笑又可悲,一边徒劳的救赎,一边又压抑的杀戮,怀抱着圣杯复国当希冀,在明知错误却不敢违抗的泥潭里越陷越深,直到某一刻幡然醒悟,深深意识到自己的执念所犯下的罪孽,最后亲手斩除。




 




END




 




他这么帅,他这么好,他这么惹人爱,不来一发安利吗亲~~




旧剑厨吹大家庭欢迎你啦~~




最最后附赠宝井大大所画的旧剑Alter




FGO你敢出旧剑的Alter吗?敢出我就敢氪啦!!







你楚少你路哥

@久未居

十分潦草的生贺。提前生快!

路明非刚上初二下半年时,以一个充满英雄风范的零鸭蛋臭名远扬,隔壁班的小女生们叠罗汉似的尖叫路哥脸长的好,路哥不被成绩压弯腰。

对此,教导主任采取了面壁的教育方式,让路哥在学校大门口背光站了一天。

楚子航刚上高一,人帅能打,成绩也好,女生们在老师面前喊楚少最帅,楚少最好。

于是楚少步伐如风地从她们面前走过,一个余光也不分给她们。

两个学校,两个传奇。

逆着风的光芒险险擦过,一束背光,一束仰天。

路明非不是成绩不好,他在初一时是个好学生。不是个苦读圣贤书的典型好学生,是个骨子里拧着股倔强的叛逆因子的好学生。

他脸好,人也好——主要是因为不愿被别人试探的呆怂气质,把班里的人际关系处理的丝丝分明。

老师和同学看来,路明非是个偶尔犯错的好学生,靠谱。

仅仅如此。

果不其然,到了初二,家里父母借口出差把路明非单独在家里放了一学期,一到下半年,路明非说变脸就变脸,开学摸底考的名次从年级前五直滑到了一百名开外。

滑的比小孩儿玩滑滑梯还快,连摩擦的声音都没有。

老师信不过,叹了口气摆摆手道,寒假玩疯了吧?下次考好点,争取回到前五,不要辜负老师和父母对你的期望啊。

路明非心不在焉地点头,眼睛却一直瞟着腕上的手表,满脑子都想着晚饭吃什么,待会儿打什么游戏的副本。

总之是被一大群有的没的给糊住了,干巴巴的就快结了印子,老师的话根本一个字都没进脑子里去。

刚开始路明非把表现拿捏的格外收敛,总是一副低眉顺目的书生样,准时上课,准时回家,一个人把作业认真做了,再用空余时间打打小游戏。

后来唯一两个镇的住路哥的人出差去了,路明非自知管不住手,便开始严格控制自己的作息时间,规规矩矩的跟个机器人似的。

可期末结束,全部崩盘。

路明非在一段时间里被压的死紧死紧的,心想着也可以放松一下了,便通宵打游戏打副本,家里的泡面桶堆的成了一座臭山,偶尔闲着无聊便草草地清理一下。

路明非在网上认识了个人,别人叫他赵爷,于是路明非也跟着瞎叫。赵爷说晚上组团就是晚上组团,赵爷说去修仙就去修仙,语气粗犷的很,也狂的很,简直是游戏界的一个土匪子王。路明非心里对他不屑,但奈何赵爷人缘广,便只好默默地潜水,随波逐流。

人贵有自知之明,路明非大概就是寥寥无几的人中的一个。

他摸清楚自己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放浪不羁后,愣了几天,自暴自弃地想,算了,就这样吧。

转过念来又想,这样对老师多不好意思。

在学校里,老师还把他当成一个好学生,在班级了高高地捧着,捧得越高越好,也不怕摔的粉身碎骨。路明非却一心向往着当网管打游戏的不上进生活,还在心里默念了许多遍“我不是好学生”。

毕竟好学生都前途无量,光芒万丈,一路走过去都踩着别人的目光,哪会像他那样心甘情愿去妄想当网管的生活。

一学期都浑浑僵僵,路明非却意外地捡着了一个三个月的交换生名额。

路不远,是一个城市的学校。

从他这个小镇的初中走到那所高级学校只要半个小时有余。

高级学校是住宿制,路明非在临走前犹犹豫豫地看了好久那堆光碟,还是没把它们带走。

但没想到住宿制里还裹了层“自由”的校规,每个宿舍一人,人手一台电脑。于是路明非早上正常上课,晚上一回宿舍便原形毕露。

但估计是路明非的好运气都流水似的溜走了,最近他一玩游戏便是一个血淋淋的惨败。

路明非最近发现了一款新型象棋游戏,玩了没几天便混到了全服前三,顶了个“明明”的人妖id整天在游戏里悠然自得地虐菜,周围的人一概知道路明非是个强人,便也整天跟在明明后面看他虐菜。

路明非第一次惨败是败在游戏玩家的手里。

对面的id是“村雨”,还没过几秒就给他杀气腾腾地来了记将军,路明非见状不妙赶紧跳格,结果误入狼穴,对面的小卒一跳格子便把路明非的整盘给翻了。

顺便还不经意地掐掉了路明非对游戏刚刚萌生起的一丝希望。

周末放假,路明非万般无聊地在学校里乱转,不料昏头昏脑地转进了高中部,还撞上了一个帅哥。

路明非暗叫糟糕。

学校有个规定,初中部与高中部不得互相往来,不得跨进对方的区域。

沉默片刻,那帅哥问:“初中部的?”

路明非小鸡啄米地点头,帅哥道:“再往前面走几步可以翻墙出去,你快走吧。”

路明非按帅哥说的做了,果然墙上有一处缺口,路明非扒拉几下便跳了出去。走前他站在墙头回头看了帅哥一眼,帅哥夹在几个女生的脸红中走了过去。

一句话都不说。

路明非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在小初中的日子,似乎也是这样的。

只不过一个逆光,另一个仰光。

路明非不禁多看了几眼,突然觉得自己老了。一个词在路明非的心中跳动了许久,终于盘旋着在口中慢慢升腾而起。

——老掉牙的“青春”。

后来路明非还是挑怒了一个多金少爷,赤手空拳地跟别人打了一架。事后,班主任对着满身创口贴的路明非问:“你知不知道你人好脸也好?”

路明非垂着眼帘。

班主任道:“那你知不知道有人说你前途无量,光芒万丈?”

路明非一抬眼,感觉自己满腔无意义的热血被凭空泼了凉水。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上了大学后还能再看见楚子航。那时正要参加象棋比赛,楚子航没穿校服,头发比以前长了少许,这点细微的距离隐隐露出了当年的一眼。

楚子航问:“还好吧?”

路明非道:“还行还行。”

岂止是还行。路明非已经对当年毫无触动,像被束了钢圈一样老老实实地开始发芽。

楚子航稍稍一颔首:“那行。”

说完便把棋盘铺在了桌上,路明非慢吞吞地开始摆棋。摆完了,楚子航出手凌厉,次次杀招。

路明非输了比赛,他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楚子航问:“大学毕业后你打算干什么?”

路明非笑了笑:“当网管吧。”

心中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楚子航和路明非其实是一类人,手装日月心有热血。

只不过一个背光,一个仰光。

                              

【楚路】鸟毛

出神地望着穿了新衣服的妖刀姬,不禁想起了我半根都没摸着的鸟毛。
以及, @一碗粥 谢谢dalao今天给我抽出的三星胖次姬并且给我在一天内升了六星满,感动。还有,你快更新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段子,日常防雷预警。




路明非是个非酋,整个寮里以白狼做爸爸,金光闪闪爆伤一万的ssr一只也没有,sr只有三只,一只是白狼爸爸,第二只是清姬,第三只是红叶。

r有很多,据他说要是r互喂,别说六星满级,七星八星九星满级他都能给整出来。r中的最强,以ssrrrrrrrr著称的自然是“叮”一下爆伤两万的萤草。

这天,路明非去走访各家,身上欧气非气沾了一大把,回到寮里,山兔跳过来递出一张蓝符,说是诺诺早上来带着他们打了几局麒麟爆出来的。

路明非十分感动,为了表达他对崽们深沉的爱意,他把寮里大的小的式神都叫到了樱花树下,严肃庄重的围观他召唤式神。

路明非画完符,迅速爬到了一边,默念召唤咒语,见符咒紫光大振,明明暗暗,呼啦呼啦地想,瞬间月破云出,觉扛着狼牙棒说,我怎么觉得这次要出ssr来。

清姬吐了吐蛇信子纠正觉,ssr应该是橙色的光,大概是特别厉害的sr吧。

话音刚落,见符咒迅速化为粉尘飘忽而去,待路明非看清那紫光中的式神后,不禁咬起了舌头,说话立刻变得结结巴巴。

“姑……姑?!”

“嗯。”

“厉害了我的哥!!!这这这这这是姑……姑……姑获鸟!!!”

站在一旁围观的式神听见这一嗓子,立刻兴致勃勃地挤上来围观这一新召唤出来的姑获鸟。

在这一奇妙的夜晚后,寮里的老大哥、扛把子好像并不是白狼了,而是这只有一米长短的小新人姑获鸟。

第二天,路明非就准备给这只姑获鸟取一个别具一格的名字,那姑获鸟把伞剑一收,认真地想了想,说,我就叫楚子航。

路明非好像有点失望,他说,这个名字好普通,好大众流。楚子航道,记起来容易就行。

夜里,路明非带着白狼萤草山兔打火机等一众老大哥背着楚子航去刷了一通御魂塔十层,一通觉醒塔十层,硬生生地让大蛇与麒麟跪着献出了整整六位的辣眼睛的六星爆伤针女和姑获鸟觉醒的必备一水儿材料,又去攒了几张皮肤券,给萤草与白狼买了新衣服,平息了扛把子的不平之气后,便兴冲冲地跑去找楚子航了。

路明非说,崽,明天早点起来,给你觉醒。

楚子航说,好。

次日,路明非就给楚子航觉了醒,又用不知道哪找来的红白黑蓝蛋伺候了一整个下午,装上了一身红闪闪的+15六星爆伤针女,便激动地跑去斗技了。

对面是兰斯洛特,带着五只ssr。路明非一脸认真的指着那些ssr对楚子航说,崽,那些式神往死里打。楚子航一言不发地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

这次斗技,路明非带了有史以来的最强扛把子阵容——至少他认为是这样的。

第一个,萤草,“叮”一声,暴击,一号位的式神变成了小纸人。

第二个,白狼,暴击,二号位变成了小纸人。

唰唰过了两个辅助,楚子航依旧一言不发地冲上去。

伞剑!飒飒飒飒飒飒飒……

路明非在后面喊:“楚子航回来!已经赢了!”

楚子航不情不愿地归位,难得主动扭头对路明非说:“我还没飒够,可他们就都已经死了。”

路明非说:“因为你厉害。”

楚子航若有所思:“他们血好薄。”

路明非说:“嗯。”

后来,红叶说,姑获鸟要出新衣服了。

路明非想了想,扔了几个黑蛋给还是一脸懵逼的楚子航,带着扛把子去副本里逍遥快活去了。

楚子航闷闷不乐,他觉得路明非肯定是不喜欢自己了,越想越难过,寡寡欲欢,红叶托着脑袋在一边看着他啃黑蛋,觉得他可能是得了相思症或者抑郁症,自觉有趣,于是抛开楚子航一人兴冲冲地去屋内脑补这场相思大戏了。

又是几天后,一身灰尘败土的路明非一众人拿着个大袋子进了寮,白狼说,你赶紧去。

路明非呆了大半个小时,还是啪嗒啪嗒去后院找楚子航了。

楚子航还在练习飒飒飒,路明非就抱着袋子爬到树上看,越看越养眼,等楚子航收了伞剑,在一边呆呆地看黑蛋,路明非就从上面跳下来,支支吾吾道,你……你的新衣服。

楚子航见自己想了几天的人突然从天而降,更是懵逼。路明非看楚子航顿了几秒还不接呆子,干脆就从袋子里抽出衣服扔在了楚子航脑袋上。

楚子航把衣服从脑袋上扒拉下来,看见路明非的耳根有些薄红了。他看一眼手中的衣服,干脆利落:“我不要衣服。”

路明非生气:“我辛辛苦苦帮你打了这么多天,你还不要?”

楚子航改口:“要衣服,也要你。”

路明非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END.

没了。

突然想起来姑姑鸟是……女的哦。

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