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钱

沉迷白嫖,欠了五个月党费

【楚路】鸟毛

出神地望着穿了新衣服的妖刀姬,不禁想起了我半根都没摸着的鸟毛。
以及, @一碗粥 谢谢dalao今天给我抽出的三星胖次姬并且给我在一天内升了六星满,感动。还有,你快更新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段子,日常防雷预警。




路明非是个非酋,整个寮里以白狼做爸爸,金光闪闪爆伤一万的ssr一只也没有,sr只有三只,一只是白狼爸爸,第二只是清姬,第三只是红叶。

r有很多,据他说要是r互喂,别说六星满级,七星八星九星满级他都能给整出来。r中的最强,以ssrrrrrrrr著称的自然是“叮”一下爆伤两万的萤草。

这天,路明非去走访各家,身上欧气非气沾了一大把,回到寮里,山兔跳过来递出一张蓝符,说是诺诺早上来带着他们打了几局麒麟爆出来的。

路明非十分感动,为了表达他对崽们深沉的爱意,他把寮里大的小的式神都叫到了樱花树下,严肃庄重的围观他召唤式神。

路明非画完符,迅速爬到了一边,默念召唤咒语,见符咒紫光大振,明明暗暗,呼啦呼啦地想,瞬间月破云出,觉扛着狼牙棒说,我怎么觉得这次要出ssr来。

清姬吐了吐蛇信子纠正觉,ssr应该是橙色的光,大概是特别厉害的sr吧。

话音刚落,见符咒迅速化为粉尘飘忽而去,待路明非看清那紫光中的式神后,不禁咬起了舌头,说话立刻变得结结巴巴。

“姑……姑?!”

“嗯。”

“厉害了我的哥!!!这这这这这是姑……姑……姑获鸟!!!”

站在一旁围观的式神听见这一嗓子,立刻兴致勃勃地挤上来围观这一新召唤出来的姑获鸟。

在这一奇妙的夜晚后,寮里的老大哥、扛把子好像并不是白狼了,而是这只有一米长短的小新人姑获鸟。

第二天,路明非就准备给这只姑获鸟取一个别具一格的名字,那姑获鸟把伞剑一收,认真地想了想,说,我就叫楚子航。

路明非好像有点失望,他说,这个名字好普通,好大众流。楚子航道,记起来容易就行。

夜里,路明非带着白狼萤草山兔打火机等一众老大哥背着楚子航去刷了一通御魂塔十层,一通觉醒塔十层,硬生生地让大蛇与麒麟跪着献出了整整六位的辣眼睛的六星爆伤针女和姑获鸟觉醒的必备一水儿材料,又去攒了几张皮肤券,给萤草与白狼买了新衣服,平息了扛把子的不平之气后,便兴冲冲地跑去找楚子航了。

路明非说,崽,明天早点起来,给你觉醒。

楚子航说,好。

次日,路明非就给楚子航觉了醒,又用不知道哪找来的红白黑蓝蛋伺候了一整个下午,装上了一身红闪闪的+15六星爆伤针女,便激动地跑去斗技了。

对面是兰斯洛特,带着五只ssr。路明非一脸认真的指着那些ssr对楚子航说,崽,那些式神往死里打。楚子航一言不发地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

这次斗技,路明非带了有史以来的最强扛把子阵容——至少他认为是这样的。

第一个,萤草,“叮”一声,暴击,一号位的式神变成了小纸人。

第二个,白狼,暴击,二号位变成了小纸人。

唰唰过了两个辅助,楚子航依旧一言不发地冲上去。

伞剑!飒飒飒飒飒飒飒……

路明非在后面喊:“楚子航回来!已经赢了!”

楚子航不情不愿地归位,难得主动扭头对路明非说:“我还没飒够,可他们就都已经死了。”

路明非说:“因为你厉害。”

楚子航若有所思:“他们血好薄。”

路明非说:“嗯。”

后来,红叶说,姑获鸟要出新衣服了。

路明非想了想,扔了几个黑蛋给还是一脸懵逼的楚子航,带着扛把子去副本里逍遥快活去了。

楚子航闷闷不乐,他觉得路明非肯定是不喜欢自己了,越想越难过,寡寡欲欢,红叶托着脑袋在一边看着他啃黑蛋,觉得他可能是得了相思症或者抑郁症,自觉有趣,于是抛开楚子航一人兴冲冲地去屋内脑补这场相思大戏了。

又是几天后,一身灰尘败土的路明非一众人拿着个大袋子进了寮,白狼说,你赶紧去。

路明非呆了大半个小时,还是啪嗒啪嗒去后院找楚子航了。

楚子航还在练习飒飒飒,路明非就抱着袋子爬到树上看,越看越养眼,等楚子航收了伞剑,在一边呆呆地看黑蛋,路明非就从上面跳下来,支支吾吾道,你……你的新衣服。

楚子航见自己想了几天的人突然从天而降,更是懵逼。路明非看楚子航顿了几秒还不接呆子,干脆就从袋子里抽出衣服扔在了楚子航脑袋上。

楚子航把衣服从脑袋上扒拉下来,看见路明非的耳根有些薄红了。他看一眼手中的衣服,干脆利落:“我不要衣服。”

路明非生气:“我辛辛苦苦帮你打了这么多天,你还不要?”

楚子航改口:“要衣服,也要你。”

路明非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END.

没了。

突然想起来姑姑鸟是……女的哦。

憋笑。

评论(7)

热度(52)